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外作品

从“哈尔滨大桥事故”看舆情事件的应对和处理

作者:杨正平 范纬  发布时间:2013-06-20 09:08:09


    摘要:近年来,重大公共工程事故突发,严重威胁着公共安全,极大损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政府在处理这些工程事故中,存在一些问题,引发较大舆情事件。在政府处理事故中,存在信息不公开、推卸责任、缺乏行政问责等问题,极大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与形象,引起较大的社会民众不满。本文以“哈尔滨大桥事故”为例,针对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完善政府应对和处理舆情事件的建议,以此来完善政府应对舆情事件的处理机制,提高政府的公信力,保障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关键词:哈尔滨大桥事故;政府;应对;舆情事件

    案情回顾:据新华网报道,8月24日早5时30分,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三环路高架桥洪湖路上桥匝道处(距阳明滩大桥3.5公里)钢混叠合梁侧滑,4辆货车侧翻,造成3人死亡、5人受伤。大桥工程于2009年12月5日开工建设,2011年11月6日建成通车,估算总投资18.82亿元,最大可满足高峰期每小时9800辆机动车通行。

    事故发生后,哈尔滨市政府分别在24日、25日和27日召开了3次新闻发布会。

    24日上午10时30分举行的第1次新闻发布会上,市政府秘书长、首席新闻发言人通报了事故情况,称阳明滩大桥质量过硬,事故原因初步怀疑为车辆超载所致。

    25日的第2次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将此次事故定性为“匝道侧滑”,强调发生事故的桥梁为上跨洪湖路的上行匝桥,属于独立建设项目,与阳明滩大桥分属两个工程建设项目。

    27日下午18时召开的第3次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公布了事故桥梁的设计、施工、监理单位名单,分别是哈尔滨市市政工程设计院、福建省交建集团工程有限公司和黑龙江百信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发言人再次强调了发生事故的匝道与阳明滩大桥没有关系,并表示由于该匝道是相对独立的上行分离式匝道,对三环路群力高架桥没有造成大的影响,所以三环路群力高架桥的主体交通正常通行。

    当地政府经过调查取证,指出这次事故直接原因是由车辆超载造成的,然而事故发生后民众当地政府询问“桥是谁修的”,工程建设的负责人等相关问题时,当地政府却是秘而不宣引起了社会民众与新闻媒体的普遍质疑。

    一、“哈尔滨大桥事故”中当地政府应对舆情事件存在的问题

    近几年来,因重大公共工程质量问题引起各种工程事故频发,这些事故不仅给国家与人民造成重大的财产损失,而且威胁着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政府在应对与处理这些事故中,存在以下三个主要问题。

    (一)信息不公开,群众难以知情

    “公开是现代民主政治的要求”。公开原则是政府依法行政的重要原则之一,“除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外,应一律向行政相对人和社会公开”。在此次事件中,虽然当地召开三次新闻发布会,却是事故发生三天后发布的,公开的信息并没有得到人民群众的信任,反而遭到社会群众普遍质疑。通车不足一年的桥梁发生坍塌,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谁是这座“夺命大桥”的设计、施工、监理单位?谁是这起事故的直接责任人?当人民群众或新闻媒体问到时,并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准确答复。作为重要的市政交通工程,作为与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重点工程,“公开,公示”是政府应对与处理突发事件的基本原则。在重大财产损失与人员伤亡面前,当地政府却说是“不能说的秘密” ,此不令人贻笑大方。

    (二)推卸责任,群众难以信服

    作为重点市政交通工程,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其立项、招标、建设、验收等各个环节都应得到相关监督与审查。在这次事件中,刚刚运营一年左右的工程却发生桥塌人亡事故,当地政府调查称是“车辆超载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桥梁质量符合检验要求”。此调查结果一出,立刻引起了普遍质疑,大家关注的焦点直指事故的原因和责任。不管桥梁质量是否符合标准,相关负责人是谁,当地政府发言人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与相关的信息。媒体与大众,反而认为当地政府在隐瞒真相,推卸责任,难以得到社会信服。有媒体称“最终认定‘超载是桥塌主要原因和最直接原因’肯定是好处多多:一方面,不涉及施工质量问题,就没有必要追究工程中的腐败问题。另一方面,驾驶超载车的人是死了白死、车辆毁了白毁,哈市当局不仅不需向他们赔偿,还可以向他们索取巨额赔偿款”。

    (三)缺乏行政问责,群众难以接受

    “问责这一典型的民主控权机制,在我国尚属新生事物”,虽然行政问责含义并没有一个准确定义,行政问责含义无非从两个方面加以理解:一是“侧重对领导责任的追究”;一是“民主性特质”,对人民负责,接受人民监督。“哈尔滨大桥事故”调查结果一出工程质量与设计标准都符合国家标准,不存在工程质量问题,作为才使用一年多的工程,却因几辆车超载引起塌陷,有违公众常识。哈尔滨政府承诺要追究相关行政领导责任和启动司法程序追究相关责任,但目前没有进展。当地政府向民众做出承诺,启动行政问责机制,然而利用舆论传播实效局限,把事情却不了了之。当前许多当地政府,在应对重大工程事故中,仅仅把行政问责制放在口头形式上,并没有真正启动行政问责,向社会信息公开,接受人民监督。

二、政府失当应对舆情事件引起不良影响

面对重大工程事故,当地政府缺乏有效的应对舆情处理机制,信息不公开、推卸责任、缺乏问责机制,都会对政府、民众与社会产生不良影响,这些影响会损害我国社会主义法治环境。政府应对舆情处理不及时,产生不良影响主要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政府公信力丧失

    “行政权是指执行权、管理权,最主要是指国家行政机关执行国家法律、管理国家内政外交事务的权利”。公信力是行政权的重要特征之一。“政府公信力是社会公众基于政府和当事者在公共权力适用、资源配置、形象塑造等方面表现出对政府的信任、认可和认同的一种集中评判和内心体验”。公信力是社会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与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0条“.....(八)重大建设项目的批准与实施情况.....(十)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哈尔滨大桥事故”中,当地政府被社会民众要求公开大桥的工程设计、建造、验收等相关负责人,当地政府闭言不答;社会民众对调查结果质疑,被疑为推卸责任。这些都会引起政府公信力的丧失,降低民众对政府的信任,损害政府的工作形象。政府公信力的丧失,就会丧失人民大众对政府工作的支持与信任,不利于政府执行法律规定、不利于政府社会管理与治理,不利于行政效率的提高。

    (二)行政公权力滥用,民众权益受损

    公权力是国家依法赋予政府对社会资源管理、分配和处置的权力,是政府执行力一种现实表征。公权力必须受到监督与制约,否则必然会导致权力滥用。当前我国对公权力的监督制约,主要体现在权力机关监督、司法监督、行政内部监督、社会舆论监督。“公权力虽然包括立法权、司法权等其他重要权力,但行政权是其中最主要的部分”。由于我国法治环境、监督体制不完善,现实生活中不同程度地出现权力滥用的现象,直接影响着社会民众的切实利益。面对重大公共工程事故中,行政问责机制缺乏有力执行,势必会导致许多政府官员逃避法律责任追究,损害行政相对人与社会大众的整体权益。重大公共工程建设在政府立项、规划、招标、建设、审查等过程中存在巨大的利益分配,而作为当地重要公共基础设施事关社会公共利益与当地民众切身利益,如果缺乏有效权利监督与问责机制,行政机关推卸责任,就会导致公权力的滥用,损害国家财产,威胁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哈尔滨大桥事故”最后调差结论“事故系由车辆超载”引起,并追究相关人员车辆违法超载法律责任。行政机关游离于事故责任之外,社会大众却不得不为事故责任买单,最终损害人民群众的利益。

    三、政府完善应对舆情事件处理机制的路径

    党的十八报告指出“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提高领导干部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能力”。法治思维与法治方式,是各级政府依法行政重要思想保障和技术支持。由于重大公共工程事故发生,引起巨大的社会舆情事件,各级政府要善于运用法治思维与法治方式应对和处理相关问题,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笔者认为从以下几个路径加以完善:

    (一)转变处理观念,增强制度处理意识

    传统行政机关处理重大工程事故,往往不敢面对社会舆论的监督与关注,往往采取“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工作处理观念,尽量回避社会民众对事件处理的关注与舆论表达。传统处理思想观念,已对政府公信力,人民群众根本利益产生不良影响。面对舆情事件,行政机关必须转变思想观念,用制度来推进问题的解决。党的十八报告指出“建立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是权力正确运行的重要保证”。思想意识指导着实践的方向与选择。面对社会舆情事件,行政机关一定要坚持运用法律制度解决社会问题,提高运用制度机制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推进权力运行的公开化、规范化;健全质询、问责、审计、引咎辞职、罢免等制度;完善监督体制,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运用制度解决行政问题的观念,是一个行政领导干部有无法治思维与法治观念的评判标准之一,同时领导干部要把这种观念运用到解决社会问题的实践之中,提高问题解决的公正性、公平性、法律性、科学性,真正实现问题解决、化解矛盾、促进和谐的社会治理成效。

    (二)进一步完善政府信息公开

    信息公开是政府有效处理舆情事件重要的制度保障。200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开始正式施行。该条例施行,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在施行实践中存在许多问题,例如信息公开制度存在表面化形式化,较强政策性缺乏相应法律保障,缺乏监督制约机制。知情权是我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的基本的宪法权利。尊重和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完善信息公开制度是现代民主法治进步的重要保障。完善信息公开制度笔者认为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着手:

    第一,加强立法,提高立法层级。目前关于信息公开制度的法律主要有国务院2004年颁布的《全面推荐依法行政实施纲要》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我国目前缺乏信息公开法,因此笔者建议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我国信息公开法,提高立法的层级。

    第二,完善信息公开的范围与内容,提高公开信息的真实性。虽然《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了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但是公开内容不全面,笔者建议在坚持“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以及个人隐私”等方面不予公开外,政府应在更大程度上公开行政事务中的相关信息。进一步完善信息公开的主体,主体的责任,以及信息公开后的法律救济等制度,提高行政官员认真履行信息公开的法律义务,确保信息公开的真实性,此外对于发布虚假信息的依照法律予以严惩。

    第三,加强政府信息公开的监督。信息公开制度在实施中既要防止把不重要的信息公开,重要的藏起来的“假公开”,还要防止把信息公开的内容和对象减少的“缩水公开”这就要求构筑完善的政府信息公开监督机制。完善政府信息公开的监督,笔者认为从行政内部监督、司法监督与社会监督三个方面加以完善,完善上级领导机关对下级领导机关信息公开真实性的监督,完善信息公开诉讼制度动用司法权加以保障,完善新闻媒体对信息公开的监督。

    因此,完善的信息公开制度,政府在处理舆情事件中有制度保障,就能够减少民众对事故相关处理问题的质疑,起到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的成效。

    (三)加强行政问责制建设

    “行政问责制已成为世界通行的政府管理体制.其本质在于对公共权力进行监督以及对过失权力进行责任追究.最终目的是保证政府系统的正常运行、遏制权力腐败以及保障公众利益尽量不受损失或损失最小化”。行政问责制自2003年“非典”危机产生以来,行政问责制取得了巨大成效,得到社会普遍认可与赞赏,特别是2011年“温州动车事故处理”使我国行政问责制获得较大发展。在重大公共工程事故处理中,缺乏行政问责也是社会舆情最重要的关注之一。在社会舆情事件处理中,加强行政问责,更加有利于舆情危机的解决。

    笔者认为从以下几个方面完善舆情处理中行政问责制:第一,完善权责匹配,加强责任追究。完善权责匹配,就要明确划分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内部权力与责任,完善以工作任务与职务设置为中心的岗位责任,真正实现用权与负责的统一。对于行政机关、行政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违纪行为,依据权责匹配,依法追究相关机关与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向社会予以公布。第二,健全有效的行政监督机制。我国要加快行政问责的法律制度,完善《人大监督法》,《行政诉讼法》,《国家赔偿法》等相关配套法律规定,加强对行政机关的监督。加强人大监督,重大工程事故引起较大社会舆情,行政机关缺乏有效地处理,人大要积极介入追究相关领导责任,通过调查、质询、罢免等处理方式,对行政机关问责。加大司法监督,加大人民法院对行政机关行政行为进行司法审查,并对公民、法人造成的损害予以赔偿,降低社会矛盾,缓解舆情危机。加大社会监督,扩大公众参与,充分发挥民意表达和传媒监督作用,构建一个完善行政问责监督网络。

    (四)构建政府应对舆情事件的评估机制

    构建政府应对舆情事件的评估机制,就是要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如果以政府机关为主体的评估机制,很难取得社会公众的信任,因此有必要建立以第三方评估为主的评估机制,来保证评估结果的公平性、公正性与真实性。舆情评估机制,对于反映社会民众看法、指导政府应对舆情处理,评价政府应对舆情处理成效,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实践意义。重大公共工程事故引发社会舆情事件,政府处理成效如何,不仅事关政府公信力、政府形象与社会民众的切身利益。构建第三方评估机制,主要有以下三点:一是,机构选择与评估专家选择要具有中立性与专业性。舆情事件产生,反映了政府与底层民众的意见对问题的看法不同,评估机构必须保持独立,此外重大工程事故发生产生、舆情的评估工作、政府机关的处理方式都有一系列专业问题,评估机构必须具有专业性技能。二是,评估的内容要须有侧重。评估机构应对工程事故发生的原因、社会大众的普遍舆论反映情况、政府应对危机处理方式与成效等内容进行有效的评估。三是,构建评估程序。构建评估程序使评估工作具有可操作性,针对性,避免在评估实践中的无序混乱状态,从程序上确保评估工作结果的公平、公正与真实。因此,构建完备的评估机制,为政府提高应对舆情事件的处理能力,提高处理成效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与借鉴意义。

    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本质与核心。各级政府要认真学习与贯彻党十八大精神,“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善于运用“法治思维与法治方式”提高社会管理与社会治理的工作能力,提高处理社会问题、化解社会矛盾的工作能力。近年来,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公共工程事故频发,给国家与人民造成重大损失,各级政府处理这些事故中存在许多问题,引起社会舆情的广泛关注。政府应对舆情处理不当,会引发不良后果。本文通过对政府应对舆情事件处理的相关问题进行思考,并对如何完善政府应对处理舆情事件提出一些建议与看法,希望这些建议为政府和社会尽点绵薄之力。

参考文献:

    [1]姜明安:《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第三版),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年

    [2]朱玉涵,张河顺:《论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完善》,当代旅游(学术版),2010(03)

    [3]时影:《困境与重构:对我国政府问责制的再思考》[J].行政与法,2010, (09). 

    [4]刘建华、斯琴格日乐:《网络舆情视角下的地方政府公信力的政治考量》,宁夏社会科学,2012(05)

    [5]曹鎏:《从温州动车事故处理看我国行政问责制的发展》,行政法学研究,2012(01)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